13049741997

法律知识
干货丨合同纠纷中律师费是否由败诉方承担!

随着法律日趋专业化,委托律师代理诉讼已成为当事人依法维护权益的必要选择。诉讼是有成本的,律师的费用是诉讼成本中重要的组成部分,胜诉方在诉讼中所支付的成本是由于败诉方的过错造成的,因此,胜诉方的律师费用应当有败诉方承担。

鉴于目前的现状,如何在发生合同纠纷诉讼时,做到由败诉方承担胜诉方的律师费用,减少守约方的损失?律师结合多年的实务经验建议您:在签订合同文本中形成明确的书面约定。这样一旦发生纠纷进行诉讼,您的主张就能得到法院支持,同时也因加重了过错方的负担,有利于促进双方的合作履行。其可行性如下:

干货丨合同纠纷中律师费是否由败诉方承担!(图1)

一、合作之初明确约定,容易达成共识。经济往来中,合作双方谁都不愿意发生纠纷,但履行过程中有时难免发生纠纷。在没有发生纠纷时,双方约定一旦发生纠纷,由过错方负担相关费用,容易达成共识。一方面,这对双方都很公平;另一方面,有利于约束双方真诚合作。如果合作之初就确定自己存在过错不敢承担损失,就不可能达成合作。

二、律师费由败诉方承担,现行法律未统一明确规定,但亦无禁止。目前,我国除部分法律及司法解释在个别领域中明确规定律师费有败诉方承担外,还没有统一的明确规定,以至于实际案例中判决各不相同。民事法律法无禁止即自由。双方当事人把将来可能发生纠纷支出的律师费用,作为一种违约损失进行约定,是当事人的权利,受法律保护。

三、约定律师费由败诉方承担,有合同条款作依据,能避免法律无明文规定的风险。

对于谁承担合同违约纠纷中的律师费问题,实际案件判决不尽相同的原因就是目前我国现行法律和司法解释均未统一明确规定,但双方在合同中就此形成书面约定,就能避免法律无明文规定之嫌疑,得到法院的支持。

我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合同法》规定的违约损害赔偿,是以赔偿当事人实际遭受的全部损害为原则。由于诉讼的专业性和复杂性,当事人为进行诉讼需要聘请律师,把律师费用作为财产损失列入违约责任的赔偿范围,合情合理。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在《关于民事案件审理的几点具体意见》第14条:律师费可否作为损失要求赔偿中指出:所谓损失,是指因违约方或加害人的不法行为给受害人带来的财产利益的丧失。律师费在性质上应属于财产利益,原则上可以作为损失,但不能超过加害人或违约方应当预见到的范围。这说明在违约之诉中,守约方为维护其权益支付的律师费用,其性质应为对方违约行为所造成的费用支出,属于当事人的财产损失。约定由违约方承担守约方的律师费,从而增加违约方的违约代价、降低守约方维护自身权益的成本,有利于保护合同的履行与合同目的的实现,予以支持有法律依据。

法学理论界认为,对于律师代理费是否应当由败诉方承担,应当在具体的个案中确定代理费的承担。

首先,律师代理费应当由败诉方全部承担的理由不正确。因为,有些案件虽然确定了责任的承担比例或确定了义务的承受人,但并不能据此认定他便是本案的败诉方。简言之,败诉的对象具有不确定性或模糊性,在这类案件中,要求败诉方承担对方当事人的律师代理费就有失公平。比如在人身伤害案件中的混合过错中的一方当事人,又如离婚案件中的双方当事人中任何一方提出;这样就不能判决败诉方承担律师代理费。

其次,胜诉方的律师代理费在法律关系非常明确的情况下由败诉方承担是可以得到支持的。因为,在诉讼中,特别是侵权之诉及合同违约之诉中,将代理费的损失视作损害事实的范畴,符合《民法通则》和《合同法》的精神。现代法律的基本精神要求保障权利人完整的合法权益,并非部分权益。当事人通过委托律师提供法律帮助保障其权益的完整性,是完全合乎情理的,也是有法可依的。我国民法通则第117条规定“受害人因此遭受重大损失的,侵害人应当赔偿损失”,其合理支出的律师代理费的损失作为损害事实的一部分是符合法律规定的。比如在交通事故案件中的无过错方,原、被告双方的责任经交警责任认定确定了,按法律规定和道德规范也应当由责任方及时向对方进行赔偿或给付抢救费,但是责任方却往往一拖再拖,即使是受害人在医院抢救需要救治的费用也不给付,同时这类受害人也不懂法律规定,其委托律师要求加害人赔偿所用费用也应当由责任方承担。又如在合同纠纷案件中,有的被告恶意逃债,故意不履行债务或转移财产,造成债权人不能及时实现债权或债权人无权到有关机关收集证据而只能委托律师对债务人的经营情况进行取证,而债权人为此支出的律师费完全是由债务人的恶意行为造成,因此该项损失就应当由债务人承担。

第三,对于胜诉方的律师代理费是否应当由败诉方承担在审判实践中也应当特别注意下列情形。因为我国律师制度起步晚,还有许多不完善的地方,对律师收费缺乏有效、有力的监督、制约机制,律师多收费、不合理收费的现象时有发生,在这种情况下确定由相对方承担律师代理费的做法有失公平。

所以,在审判实践中如果确定应当由败诉方承担律师代理费,其给付代理费的具体数额应由法院审核确定,法院可以要求请求方提供律师代理费收取的标准与依据,不能仅凭请求方提供的律师事务所所开具的发票或其他凭证,还应当审核当事人提供的证据,最终确定赔偿金额,但是在判决由败诉方承担代理费时,不得适用律师代理费收取的最高标准,这样既能保障败诉方的合法权益,又不至于加重败诉方的民事责任,确保司法公正。

最后律师认为,按照《合同法》,在合同中写明律师费如何承担,甚至详细列明律师费的承担方式、承担标准,都是可以的。这样一旦发生纠纷诉至法院,律师费承担就有了合同条款作为依据,从而避免了法律无明文规定的风险。“在违约之诉中,守约方为维护其权益支付的律师代理费用,其性质应为对方的违约行为所造成的费用支出,属于当事人的财产损失。在我国《合同法》规定的违约损害赔偿中,以赔偿当事人实际遭受的全部损害为原则。由于诉讼的专业性和复杂性,当事人为进行诉讼往往需要聘请律师,所以把律师代理费用作为财产损失列入违约责任的赔偿范围,合乎情理。

合同明确约定由违约方承担守约方的律师费,从而增加违约方的违约代价、降低守约方维护自身权益的成本,有利于保护合同的履行与合同目的的实现。但需要注意的是,律师费用应以守约方聘请的律师事务所所在地的司法行政部门所作的收费规定为参照标准,超出收费幅度上限的部分无法得到保护。


Copyright © 2012-2020 深圳法律网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EyouCms